正版活佛济公平特一肖
野外網分為最新熱點 實時資訊 娛樂八卦等希望您能喜歡!

野外網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最新文娛 >

獨唱團里的山東攝影人

阜新新聞_阜新今日新聞_阜新最具影響力的新聞資訊平臺

寧舟浩

醞釀一年后,姍姍來遲的首期《獨唱團》乍一上市,便以雷霆之勢橫掃全國書刊銷售排行榜。短短幾天,加上前期預訂,《獨唱團》銷量已破50萬。《獨唱團》成為媒體和公眾熱捧的文化話題,一時間風頭無兩。

與正勁的風頭相比,這本自稱“文藝片”的雜志淡黃色的牛皮紙封面顯得格外低調。翻開目錄頁,卻看到滿幅都是作者們的頭像。這些天南海北的人與這本年度最受期待的雜志一起,神色各異地接受著讀者們的審視。

日越,本名楊明,攝影作品《流浪者與五星紅旗》;寧舟浩,攝影作品《單位、干部和機關》。兩人的頭像緊挨著排列,前者托腮凝視,眼神深邃;后者側臉,若有所思。而現實中,這兩位紀實攝影師是多年密友,目前都定居濟南。

他們坦言,跟《獨唱團》合作,完全是個“意外”,誰也沒想到。之前不認識韓寒,跟《獨唱團》的編輯團隊也沒有過任何接觸。

 在這兩位拍了多年的紀實攝影鶴崗市治療癲癇病去哪家醫院師看來,跟《獨唱團》的合作是一次“正常的供稿”。但不可否認,《獨唱團》和它的靈魂人物韓寒具有某種令人狂熱的力量,把他們倆也卷進了“韓寒效應”的大磁場。

寧舟浩:希望越來越多的人看到我的作品

寧舟浩,35歲,山東肥城人。這個已經在濟南市地稅局工作了14年的“網管”還有另一重身份——紀實攝影師。

從2003年起,寧舟浩把鏡頭對準了自己的單位,《單位、干部和機關》是他嘗試創新的一組作品。放棄了傳統的敘事語言,這組作品不動聲色地捕捉公務員生活的點滴瞬間。畫面里很少出現人物正面,領導講話時的一排腳,舉手表決時松弛而冷淡的“全體通過”,雜亂的電話線下壓著的單位通訊錄上密密麻麻的人名,一個個定格的畫面像一個個帶著冷幽默的寓言,意味深長。

 這組照片寧舟浩拍了7年,至今還在補充治療癲癇病吃什么藥好,整個系列有40張左右。《獨唱團》最后選取的兩張,是編輯從寧舟浩提供的八九張照片里選出的。

整個約稿過程出人意料地簡單快速。

獨唱團》編輯胡麻找寧舟浩要照片是今年5月的事。當時,寧舟浩無意看到胡麻在他的網站上留言。之后,胡麻在電話里簡單地介紹了她的來意,指定要《單位、干部和機關》的片子。

就像按菜單點菜一樣,寧舟浩傳過去被點名的幾張片子,芒市好的癲癇病醫院是哪個之后基本上就“沒什么事了”。直到《獨唱團》面世,寧舟浩才跟所有讀者一樣,看到了自己作品最后的樣子。

登在《獨唱團》的兩張照片都是群像。一張是拍集體合影時眾人拘謹的背面;另一張是文藝匯演時的舞臺照,眾人擺出戲劇化的“陽剛”姿勢。

編輯很巧妙地把這兩張照片上下組合在了一起,寧舟浩認為這是《獨唱團》在表達自己意見的方式。“編輯有他們的意圖。”

這組片子之前已經在《中國攝影》和《南方周末》上刊發過。他希望,越來越多的人能看到他的作品。他在作品里寄托的社會責任感和理想,能引起更多人的感受。

日越:流浪者也是有尊嚴的

跟寧舟浩的情況差不多,日越被《獨唱團》約稿也是今年5月的事。這兩個多年好友一開始并不知道對方也被《獨唱團》約稿了。

簡單地溝通后,胡麻指定要了日越拍攝的《流浪者與五星紅旗》里的四張照片,最后刊出了三張。

《流浪者與五星紅旗》是日越歷時7年的作品。1997年,東營市利津縣汀羅鎮宅二村一個撿廢品的農民李俊民在自家廢品收購站創辦了一個收留流浪者的“愛心家園”,至今收留過千余名流浪人員。這家民辦收留站至今因為“合法性”問題飽受爭議。

日越是2003年開始關注這個“愛心家園”的。當時,他還是一家媒體的攝影記者,因為接到采訪任務前往東營拍攝。后來,他辭職組建圖聯社,成為一名專業攝影師,卻再沒放下過這個選題。為了讓這些流浪者在鏡頭哈爾濱市哪家醫院看癲癇最好前展現出放松真實的一面,日越已經記不清自己去過那里多少次,“至少50多次了吧”。有好幾年的春節,他還和“愛心家園”里的流浪漢們一起過。

每年過年,李俊民還會拿出一面臟兮兮的五星紅旗,和收留的流浪人員一起慶祝。

日越注意到了這個很有“形式感”的舉動。他讓流浪者們分批和國旗合影,一樣的構圖他拍了20多張照片。黑白的影調下,衣衫襤褸的流浪者們和五星紅旗形成強烈的視覺沖擊。

日越解釋,拍這組《流浪者與五星紅旗》系列并不是為了傳達政治化的信息,而是回歸到人的本性,“流浪者也是有尊嚴的”。

但他認為,《獨唱團》的編輯們選取這幾張照片,是他們自己的分割和調焦,并沒有真正理解他的本意。

對于自己的作品上了《獨唱團》,日越顯得很淡然。 《獨唱團》的讀者眾多,他的作品有更多人看到,不是什么壞事。至于會被解讀成什么樣,他覺得“無所謂”。他相信,不管作品登在哪個刊物,讀者的解讀總會依據“基本公理”,他只不過是負責提供解讀物的人。

在首期《 獨 唱團》的目錄頁上,日越和寧舟浩兩人的頭像緊挨著排列。而現實中,這兩位紀實攝影師是多年密友,目前都定居濟南。他們坦言,跟《獨唱團》合作完全是個“意外”,之前他們不認識韓寒,跟《獨唱團》的編輯團隊也沒有過任何接觸。在這兩位拍了多年的紀實攝影師看來,跟《獨唱團》的合作是一次“正常的供稿”。但不可否認,《獨唱團》和它的靈魂人物韓寒具有某種令人狂熱的力量,把他們倆也卷進了“韓寒效應”的大磁場。

本文轉自《齊魯晚報》,文章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更多詳情請訪問:http://www.qlwb.com.cn

延伸閱讀:對話:就是一本文藝雜志。http://read.beifabook.com/H/booknews/b_i/b_author/10/07/ZGBF17124950.shtml

 


正版活佛济公平特一肖 北京麻将馆旧版 皇冠网即时指数 2012奥运足球比分网 华体即时赔率 25选7 147斯诺克比分网 广东快乐十分 90vs足球比分app 七乐彩综合基本走势图 脱兔电竞比分网1005脱兔电竞比分网 河南2选5走势图 微乐河北麻将能开挂吗 体彩竞彩足球比分赔 股票导航 杭州麻将ios 国标麻将 胡牌规则 大小